2015年12月09日

一城一戀,夢似在天涯

一抹念想由眉間滑落,淚似露珠余近卿,滴落在心間。似望桀驁不遜的銀河,那隔世迷離的空茫,此時象弦聲滴落,愛無語,心無聲,在這梅雨低垂間滑落。想牽你的手,可還在獨目輕舟,向晚裏出現一種臨聘的景象,是你嗎?我在掬一捧愛的清淚給你,斟一杯相思給你,可月上柳梢,明眉凝眸,遙望銀河裏的滄桑,似在牽愛的手相望,咫尺天涯在海角,夢在傾城依戀。

別離的苦痛,煎熬裏的迷茫,一城一戀,夢似在天涯。露余近卿珠傾城般的飄灑,雨簾如夢般的青蓮,琉璃般的影像裏出現了爛漫。你是我的梅花影,杜鵑夢裏的心。念與思對飲,似默默織一池靜蓮愛的幽夢,舞一曲衣炔愛的舞,象紅塵裏的嫚影,江城裏的思念,執念為帆。

為你,我幾乎傾其所有,無論聚與散,你都是我世界的源泉。給不出像樣的答案,寫不出像樣的筆跡,就是鐫著你的名姓,在塵世間遊走。沒有你的日子真是難捱,象綁繩般的捆纏,掙脫不了你愛的羈絆。日日與你孤燈祈盼,夜夜與你香宿纏綿,就是看不到你的落雁,一世的塵埃,就那樣的落定,你是我的今生戀,相思夢裏的淒婉。一闋一娉,自己獨守靜挽,夢裏扯碎相思的欄杆,自己在止步圍殲。

畫盡卷雨傾心,可讀夢裏仙境。如你在窗前影,月余近卿中思。只等你的如蓮,可心栓系如藕。讀不懂的心簽,訴不盡的纏綿。就象一切的身外之物都傾拋,只留下愛的流光體在鏡宿上演,蝶影裏的爛漫,舞池裏的紅顏,象百合蓮花初綻,象玫瑰輕翩,舞出的傾城夢的愛戀。不論紅花柳綠,還是寒雪繽紛,那執不悔,言不語的爛漫,都是你的群芳。

遇見你是我今世的緣,你如玫瑰花十二朵的輕綻,如露珠般的晶瑩剔透。蓮花池裏的水嫚影是你,你如蓮般的美麗清透,你出汙泥而不染的芙蓉美貌,叫我三生石裏鐫刻有愛。你的美似天仙絕倫,美不勝收,我真想把你掬在夢中,可你那曼妙輕飄叫我有淚輕彈。不論落幕還是收場,你都是我的初若影,夢翩躚,忘不了的浪漫。

我今生注定與你交織纏綿,就象扯不斷的風箏和線,無論你飛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紅顏和爛漫。你是我夢的舞池裏的輕翩,是我一池夢裏的愛戀。今生今世不能沒有你,你不是我打馬而過的流浪者,而是我難尋夢裏的知音。

沒有什麼可說的,只要你喜歡就足夠了。我願為你拋卻浮世繁華,衣帶漸寬終不悔。哪怕你把我全部收攬,鎖在你的眉心間,如雨般的糾纏,我也放不下你的爛漫,也扯不斷你的相思,對稠如綿。哪怕你挽起三千青絲,我也為你輕拋如夢,總會有一天,你會知道愛你的人就在身邊,可是你就是觸摸不到。

也許沒有終止的愛,也許沒有終止的緣。你若懂得,在那千裏之外,萬裏之遙,有一個癡心的戀人在等你,哪怕海枯石爛,哪怕窮盡一生所有,都在為你情牽。多渴望十指相扣的溫暖,多渴望唇齒相依的纏綿,但一切都是那麼的靖遠,是那麼的魂牽夢繞,香宿纏綿。

夜色裏闌珊夢是那麼的多情,彈一曲《梁祝化蝶》滿心事,思你在琴弦裏,愛你在塌思間。你如窗外彩蝶飛,我如銀鴿漫天舞。賞一束心花,托一縷清香在夢中,你是我的初戀影,相思夢裏的魂。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