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7月17日

你是我素筆下的一首詩經

我爛熟於心;你是我玉案窗前的一輪明月,我孤雌寡鶴。月朗星稀,涼風習習,花開半夏,柳絮紛飛。炎夏的夜幕總是僚人心扉,喜歡淡墨的夜色裏揀拾愜意的文字Dermes,拼湊一段話語,臨摹一首詩經。常常在字裏行間中尋花問柳,常常一個人漫步在文字的國度裏,醞情釀緒筠詩一首,以你之名賦詩中之意,以我之姓冠詩中之髓。

一簾幽月,掛心頭,倚樓聽風,愁更愁。我是一個戀上墨香的人,閑暇時,執一素筆,撚一素箋,挽袖研墨,蘸一筆泧金嬌;檀香玉案,釀一緒落鴻章。幾回輪渡,詩酒趁年華。你是我素筆下的一首詩經,我爛熟於心;你是我玉案前的一輪明月,我孤雌寡鶴Dermes

提一盞時光之燈,靜雅思聽,物語;觀月雛乃,風姿。捧一卷有你的詩經朗朗誦詞,暮年流光,沉睡一首經年的舊詩裏,將自己夾於扉頁中,以最美的姿態等你。日新月異,我聽見了風的聲音,於是,我借景抒情,以風的名義輕喚你的名字。一些過往情愫,乘風而歸,抵達這裏。一片孤城萬仞山,嘩然塵世萬懼寂,孤芳自賞,月下獨酌,一樽清酒只舊醅。

殘宵猶得夢依稀,月下章臺散廣陵。清韻的晚風拂過,撥動歲月的琴弦,悠揚的音律繞床弄青梅,靜謐的夜空蔓延著憂思。指尖劃過靜寂的心田,擷取泛黃的陳年舊事。時光之書蹣蹣跚跚刻錄著昔日的溫情,回眸時,總有幾分歡喜幾分淒迷,或喜或悲。

一曲清音,弦冷了相思晶瑩。如煙的記憶,被時光漂白的深處Dermes,心扉翻卷起一縷縷惆悵地歎息。指尖流逝的繾綣,殘留一些不舍,於心底淺淺停駐卻深深依戀。一份被絞的支離破碎的感情,終究會在心裏留有一道無法釋懷的痕,就讓那過往隨著塵煙,淡淡的飄逝於素箋水墨,把這份疼痛而又甜蜜的交集留作回憶。

落英繽紛是花的舞姿,落落清歡是我的姿態。簾卷西風,伊人去;月光傾城,君守望。流年依舊,只是少了你的柔情;日月同輝,只是少了你陪伴。哪些零零碎碎的心語,猶如一片片花瓣隨風飄落遠方的城池。風起葉落,思念成災,撚起一片楓葉寫下一段文字,那是我給你的寄語。

戀人絮語,無處記,段段黔語刻心裏;左手畫心,右手畫你,邀你入詩裏。月影重疊,橫蕭一曲清闕寄離歡;望月懷遠,縷縷墨香繚繞潤南城。時光依舊,念你如初,明月千裏寄相思,繁華事散逐香塵。你曾說;只要我不離,你定不棄。你曾說;只要我還愛,你一直在。煙雨紅塵,歲月蹉跎,總是聚少離多,情愛之事,又有誰言得明道得清。

那個掩埋心底幾個年頭的名字,總會在不經意間漂浮腦海中,若隱若現的悲傷鋪天蓋地而來,一陣翻江倒海的攪動後,卻是那麼平淡無奇。走過歲月的橋梁,踏上時光的隧道,我一直在虔誠的渡口為你一抹心思。

風無痕,月沉吟,婆娑映影,人獨瘦。歎惋惜日,三千紅塵夢裏共嬋娟,夕日欲頹,夢為遠別啼難喚,蒼茫雲海間靜謐旖旎。思念豐腴了歲月,清瘦了自己。其實,我沒有很想你,真的沒有很想你,只是將你寫入我詩裏。墨染錦年,是你韻邐了我的豆蔻年華;芊芊紅塵,是你渲染了我的山水墨畫。

時光之翼,朝夕穿梭。歲月的幽香,淺淺淡淡,芬芳了季節,醺醉了年華。四季翩躚,煙雨斜陽,花開若是有情,那麼歲月是否安然無憂?摹寫若是悲愴,那麼一段文字感動的或許只有自己。一季花開,一縷墨香,一場春夢,憔悴了容顏,驚豔了流年。墨韻成殤,歲月留香。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